fbpx

寧可打翻飲料,不讓穿錯衣服。

如何把注意力用在對的事情上?

 

不是每個人都曾走路跌倒,但我很難在朋友當中問到不曾打翻飲料的人,原因很容易想到,一杯飲料放在那,我會想到飲料很好喝,而不是杯子會打翻,當食物與交談分走了我的注意力,我就無暇關注杯子可能造成整個晚餐的悲劇。

每個時代有各自的難題,我們這代人面臨的課題是桌上擺的東西一直在變多,但我們手和注意力並沒有變多。

有人計算,現代人一週接觸的資訊總量,相當於牛頓那代人一輩子所能讀到的報紙總量,並且牛頓能喝的飲料種類也沒那麼多。

就以我來說,我不是一個很擅於整理資訊,也不是一個習慣把任何東西分門別類的人。任何時候打開我的手機,總是有一大堆未讀完的新聞通知、還沒回的訊息,備忘錄一定有一大堆過時或被我忽略的筆記,而微信文章列表的小紅點也從來沒消失過。

在嘗試了幾種辦法而那些小紅點的累積數字仍然不斷增加的情況下,我發現跟他們死瞌並不是人類應該選擇的作法。

因為人的注意力有限,用心理學的說法也叫做心智頻寬有限,他指的是我們每天能用來做決策的心力是有限的,而人類的本能會自然而然去關注那些自己沒有的東西,例如忙的人會更在意時間,貧窮的人則更關注眼前的利益。

有時候適度的關注是好事,但研究表明,過度的關注反而是有害的,因為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地方,就容易忽略真正重要的東西,長期下來就會造成一個人的判斷力大幅下降,從而使我們常常犯錯或缺乏效率,甚至明白指出這樣的人,智商會比正常情況下低 10~18 分。

上班族最能體會這種時間不夠的急迫感,每天出門都可以體會一次,接著到了公司就開始反省,覺得自己要是早點起床或早點出門就好了,卻沒注意到其實並不是要提早出門,而是要簡化出門的流程。

很多窮人之所以擺脫不了貧窮,就是因為大腦自動被不要緊的事塞滿,無法動用更多的心力去關注一件事的全部,而只能把目光放在最後的結果,因為結果最令人感到失望與痛苦。

如果心智是保貴的資源,他就只能被最重要的事佔用。

在這個方面,我用的是一個看起來很笨卻很有效的辦法,他讓我在某種程度做到了沒有小紅點、沒有未讀訊息也沒有荒廢的筆記,而且對付重要的事也更加得心應手。

這個辦法叫做「三件事」,就是我在每一個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,都把三個最重要或最基本的三件事寫下來,那些被我寫下來的,就是我為自己圈出的勢力範圍,這個範圍會吸引我的關注,因為他們夠少而且範圍夠小,我很容易就會看到。

這麼做的結果是,每當我的注意力所到之處,眼前只有「最重要的事」和「其他的事」,用少來抵抗多,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,這是連作夢都會笑的分類方法。

比如我的辦公桌上,角落一定放著一張紙,大大的寫著當下最重要的三件工作,而用於閱讀的書桌以及書架上,寫著這個時期最重要的學習目標,手機的閱讀列表也把三個必須要讀完的訂閱帳號區分出來。

我一定會把重要的事寫下來,而且一定要用紙跟筆,真實世界的字體重量與虛擬字元,意義是很不一樣的,那些可以觸摸到、聞得到而且可以隨時隨地提醒我們的實體作用,並不是營幕裡的幾行字可以取代的。

接著我還把這個思維延伸到生活的更多部份,比如我的吉他架上會寫著今年想練好的三首歌,衣櫃一定有三套可以應付各種場合的穿搭配方,甚至早餐也有三種基本款示,光是衣櫃跟早餐這一對組合不知在緊急會議前救了我幾次。

當有了這樣的思維方式,剩下就只需要讓自己在重要與其他之間保持平衡。

如果一天要注意那麼多事,那就不可能每件事都注意到,如果每一場比賽都想贏,反而容易在最重要的一場戰役使不出力。

我們學了千百個道理,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。

我覺得不需要每件事都保持聰明,小事要笨一點,在那些需要複雜決策、有重大利害關係的事,再動用注意力與聰明。

並不是容許自己在行動的時候不去想著要把事情做好,而是把應該要做好的事,盡量減少然後做到極好,對於其他的事,混亂與犯錯沒關係,可以說打翻飲料已經是我們必須付出的代價。

以前我們避免打翻飲料,因為我們討厭世界突然變得混亂與複雜,現在我們註定生活在複雜的世界裡,那就今天做好準備,讓明天不穿錯衣服。

偷大師的筆:
八勝七敗的美學。 — 松蒲彌太郎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